//
you're reading...
Food is a Beauty, From Wise Creature

ZZ-美食的修行

原文地址:http://blog.douguo.com/?p=2856

我和相公一直有一个商业计划,就是为广大即将飞跃重洋的莘莘学子开办一个厨艺学校,让他 们在洋人的地盘好好养护自己的中国胃。不过我们太懒,至今也没有实现这个计划,就连相公的嫡系学生,也没有成功的调教出一个能端起锅炒菜的来,很失败。有 一个入门就嚷嚷要学做饭的,如今毕业快两年了还是过着外食生活。倒是现在快要毕业了但还从未呼喊着要学厨艺的姑娘,在我看来很有厨房天赋。

(一道精致的美食,料理呈现的过程就像一场修行)

我们经常在家里给这些还在长身体的孩子们补充营养,每次都是一大桌菜,要做一个 下午,忙不过来的时候就叫孩子们来帮忙。那个姑娘最细心也最耐心,手脚还很麻利。剥虾壳,哭着喊着要学做饭的姑娘,剥了几个就跑不见了;她却一直坐在那里 勤勤恳恳地剥,一个人就剥完了。肯打下手,才是做饭之基本。

以前觉得厨房里的下手,乃是世间最绝望的一件事情。好比在麻辣烫店里穿串串,在过桥米线 店里切肉片,都是无穷无尽没有结果的事情,只能让人感到人生的琐碎和漫长。我上大学的时候,家门口新开了一个餐厅,我们家窗户正对着他们的后厨楼梯。每次 回家,每天早上都能看见他们从车上卸下来各种食材,拖进后厨。然后不一会儿,一个带白帽子的小哥抬着用洗澡盆装的一盆子干辣椒出来,坐在楼梯台阶上,用剪 刀把这一巨盆的干辣椒剪成段儿。他总是一边剪,一边唱歌,总要足足唱上个把小时,才能把这些红彤彤的辣椒都处理完。说起来,是一件似乎毫无建树的事情,但 看到客人们吃到的菜里满满地都是自己剪得整整齐齐的辣椒,应该也是幸福的事情吧。至少我这样觉得。

做菜如做人,处理食材的过程就是一种排除浮躁的过程

小时候洗菜,父母总是要求一片一片地洗,心下觉得烦躁。现在才懂得感激他们这样 要求的深意,做饭马虎不得,尤其如今的食品安全如此不堪,能清理得尽量干净一些,也是对自己负责的态度。不光洗菜,切菜也是如此,刀功全在耐心与细心,而 耐心与细心来自每一颗拣得干干净净的葱,每一瓣剥得干干净净的蒜。这样说起来,打下手简直就是一种修行。每一个大厨都是从洗菜切菜洗肉切肉拣葱剥蒜开始 的,那些锅沿燃烧的火焰和汤锅里沸腾的香气,皆来自于此。

最近正好银杏成熟,风吹过时经过雌银杏树,就有金黄色的果子噗噗落下地。白果炖鸡乃是秋 冬之际的佳肴,自己拣的白果比超市里真空包装的当然要更放心些。我们混迹于退休的老人之间,和他们争抢地上的白果,一个小时也能拣上不少。白果黄色的外皮 味道很臭,很像狗屎,于是我们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,负暄剥皮,直到日影西斜才剥完所有的皮。有异常的满足感,好像过了远古的原始人祖先的生活,心情十分愉 悦地回家,大概也是这种修行的成果吧。

Advertisements

Discussion

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Posts by date

April 2011
M T W T F S S
« Mar   May »
 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  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