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
you're reading...
Daily Life Makes Me Laugh, Photos are Delicious

Van Atta. rd 最喜欢的路

从Puerto Rico回来已经两天了,今天是一个周五。

去Williamston办事,又经过了Van Atta Road,Okemos区域我最喜欢的路,没有之一。

穿插一些这之前的小故事吧。

在旅途的尾声陆续得知波多黎各小伙伴有两人家里已经停电多日,24号周二晚上三点半我们才辛苦地赶回来,所幸我家电水暖俱全,就赶紧叫两位姑娘住下,第二天起来,大家轮流洗澡、洗衣服,总算基本赶走了从PR带回来的海盐、潮湿和疲倦。客栈伙食还是要解决,因为冰箱里也没什么吃的,三个女孩子再加上隔壁的GP,煮了一锅面条大杂烩,味道依旧很好,吃过客栈李掌柜做的面条的人都懂得哈!在波多黎各的时候就建议要请客辛苦了一周的司机,晚上六个人又去天天搓了一顿,饭饱之后各回各家,SS要去底特律小哥家过冬,我和XF继续留守客栈,圣诞节就这么过去了,超市不开门,我们随便吃了点存货苹果,也还是很开心。

IMG_2734IMG_2730

IMG_2732

据说是160年罕见的暴冰雪,树枝都被冻雨包裹起来了,远看银装素裹,近看都是透明,神奇的大自然。

因为早就说好了要请访问学者黄老师来我家传授包包子,包饺子,周四又忙碌了一天。用了半袋子面,做了手工面条,50个包子,110个饺子,早晨还吃了黄老师亲自做的油条,虽然有点硬,泡到汤面里,就好像在天堂里一样了。好笑的是豆沙馅的包子为了区分被我压成了月饼形状,果然蒸熟之后,花纹都隐去了,有点失望,不过拥有实验精神还是很开心的事!后来又灵机一动,现做了奶黄馅,方子还是毛毛妈的那个,屡试不爽。

IMG_2738IMG_2739IMG_2740IMG_2741IMG_2742IMG_2743IMG_2744

我们的成果

就这样,晚上波多黎各小伙伴们又带着酒来我家吃包子吃饺子,聊来聊去已深夜,XF也听说她家已经来电想要回家,在我请求下答应再住一夜陪我,周五早晨再走。

这几天睡觉都睡的很香,既带着从PR到Chicago又回来村里的时差,也是因为每天事情很多很累。周五一早醒来和XF又吃了剩下的粗面,满足地收拾东西,送她离开,顿时感觉房子冷清了许多。洗过澡,就出发去Williamston完成appointment,知道回家路上一定会经过Van Atta,心里抱着小小的期许,两个月了,不知道它变成什么样子了呢?

第一次知道Van Atta Road,说来话长,也是从Williamston回家的路上,大约是金秋十月的某一天,突然遇到一条one lane only的桥,减慢了速度,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,这条路很窄,从挡风玻璃看不到天空,因为路两边的树交缠在一起,好像撑起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穹顶,一路开过去,也像隧道。开到小桥,看到一个接一个指示牌,原来附近有个nature center,怪不得风景挺美的,哦不,应该说因为风景独好所以形成了center。桥下的河应该就是Red Cedar River,校园里也有,但是这一段特别的静谧安详,一个完美的第一印象就这么留下啦。过了一个星期,周日的早晨,专门开车过去,停在nature center的停车场。森林很大,只走了入口一段,叶子都是金黄金黄的,清晨没什么人,但是鸟叫声热闹的很,拿手机随手拍了几张,离开森林,想去寻找在车里看到的那一抹美景。我最喜欢的是,桥的两侧,河水安静地流,河水的支流形成一些小小的塘子,间或有几棵树慵懒地躺在水塘里,不知道在那里躺了多少年,或者是一个世纪,躯干上长满了绿色的苔藓,那是再专业的摄影师也无法打造的浑然天成的气场。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想帮QQ在这里拍人物照,后来果然没让我失望。

_DSC6967-1

清晨的倒影,河边的树还没有变黄

_DSC7075-1

彩泡 _DSC7112_副本
QQ吹的气泡,拍摄花絮,one-lane bridge的倒影

拍过QQ,就几乎没有再去过nature center,转眼冬来雪降。雪后的森林,到底是怎样的寒冷,我还无从知晓,因为还没敢去过。这个周六,开车经过,天很阴沉,曾经彩色的穹顶早已变成冰晶白色,别有一番感觉,如果想拍出好看的穹顶,还是得下车。我把车停在center,走了小两迈,用手机拍了好多照片,满心欢喜。后来又走进了森林,拍摄QQ时同样的路,才发现,那个坡又长又陡,上面厚厚的雪,只有雪橇留下的痕迹,爬上去以后向下看,真希望我也有个雪橇。森林里安静地只能听到踏雪的声音,和我的呼吸声。鸟儿们都已不见,难道暴风雪吓走了它们。或许寒冷地带的鸟儿都很警觉,在波多黎各的鸟都不怕人,我跟着它们拍照它们大方的很,颇有闲情逸致不慌不忙。

IMG_2748IMG_2754

林子里的滑雪道,枝干都被透明的冰包裹着,太阳出来,就会消失不见吧

柳宗元的《江雪》写过: 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 老翁没有遇到,后来倒是看到了一个带着ski来爬坡的老爷爷,跟他say hi一声,没有回应。

IMG_2755 IMG_2757

原来的绿色与河道,现在是白茫茫
IMG_2762
带着刺的冰,清峭

IMG_2767 IMG_2780 IMG_2790

图片无法精确描述的美,白色的穹顶

IMG_2795 IMG_2796 IMG_2797

拍照的欣喜可以让人忘记寒冷,忘记泥水的脏,因为眼里看到的只有美。感谢自己,在这样一个周五的上午,在我最喜欢的路边,游荡过。

Advertisements

Discussion

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Posts by date

December 2013
M T W T F S S
« Oct   Jan »
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  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