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
archives

Archive for

Blog Moved 博客搬家

My Blog now is officially moved to: http://www.candicedemo.com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! I’d like to thank Hao Wen for his generous help and precious advice during the moving action. ❤ May all the friends who love writing and sharing find the peace and hope in heart ❤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搬家,整理,疑难解决,我终于从这里正式搬到了新地址:www.candicedemo.com 在这里想感谢提供了慷慨帮助的好铁锅同学Hao Wen,以及大量技术支持和代码辅导的刀不叨同学Tao Xu。 撒花! Advertisements

暴风雪后的温暖周末 01/12/2014

欢乐的寒假,和朋友们小聚了几次,玩了桌游,吃了火锅,过了元旦,埋了大雪,停了课,最后,最后还是要开学。 1月6号,开学的日子,却停课了。是因为大暴雪持续了一天半,周日的晚上校长亲切地慰问了大家,停课的消息一传出,社交网络上各位同学都欢欣雀跃,我也为又多得一天假期非常感动。不过周一,chill alert day,我和室友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。 上午10点多,室友看到太阳出来了就提议出去拍拍照吧。我本来是吃了一惊,不过也立刻同意。我们把自己穿的像两个粽子以后,带上相机,去了farm lane那边的马场,小马都冻坏了,躲在小屋后面躲风。看到我们过来,就飞奔过来,可惜我们没有食物。对不起噢!然后去了校园河边。最后去了van atta road。基本上呢,我们在外面呆十分钟是上限,因为手受不了。风非常大,要把人吹死的感觉,所有的雪都被扬起来,漫天白雾一样。刺激死了。。。 1月7日,邵逸夫先生去世。中国有多少逸夫楼?请看百度地图。 先生的生平我不了解,但是只觉得是个牛人,慈善家。拍过的电影,创立的邵氏公司,TVB,对香港文化产业的影响,全国各地学校以他名字命名的校舍图书馆,姑且不说这人爱四方留名,这每一件事拎出来都似乎是要名垂青史的。 找一张二零一零年毕业的逸夫图书馆照片。 「邵氏出品,必属佳品」,先生走好。 8号,学校恢复了一派繁忙的景象,我提起我何其幸运,已经感受过两次MSU停课。Brian跟我讲了1978年他在MSU修课,从LANSING坐公交去上课,他提前出发,五多就上车了,公交车上还有一个男孩子,没想到到了UNION附近的教学楼,发现大门紧锁,原来停课,当年可没有email这么方便地通知大家,只好悻悻返家的惨状。。近100年四次停课,我碰到两次,真是哭笑不得。 怪不得看到State New上的调查问卷,SNOW DAY你干嘛啦。60%都写了喝酒。。26%睡觉。。 这阵子搞清楚了两个好奇的问题。一个就是为啥外面那么冷,零下22度,鸟类却还在欢乐地展翅高飞,难道它们其实是变温动物,通过自我调节适应了外界?第二就是,东北是咋么出产大米的?这两个问题似乎高中都有染指过,但是现在却没有确定的头绪。经过思考和查询,特给出答案。 第一:除哺乳动物和鸟类是恒温动物,其他都是变温动物。鸟类有羽毛,而绒毛的保温作用是匪夷所思的,请打开衣柜摸一下你的羽绒服。 第二:北方和南方,一个粳稻一个是籼稻,北方粒短比较粗,吃起来软糯,南方粒长较细,吃起来略硬一点。北方一年一熟,南方一年两熟甚至三熟。东北这个地方,阳光雨露充足,黑土壤肥沃,富含氮磷钾,并且有纯净无污染的水灌溉,所以品质高呢。那种一定要在南方水田里种植水稻的想法是错误滴。 一则新闻讲知名摄影师在家中病倒,无人救济,生活拮据,晚年堪忧。这位摄影师,生于50年代,80年代活跃于纪实摄影领域,做过报社记者,自由摄影师,大学教师等等,在国内外获过很多奖,最著名的作品是记录中原地区农民的纪实摄影。近年来,阿尔茨海默症缠身,生活不能自理,还好老伴不离不弃,不抱怨,不绝望,悉心照料。他们没有社保,医保,只能靠低保和出售早年的摄影作品维持生计。1月11日爱心人士帮助组织义卖活动,媒体也宣传助一臂之力。衷心祝福二老能集到善款,安排好自己的生活。 搞文艺创作的人大多赚不到什么钱,除了少数会利用媒体宣传,社交网络,以及商业运作模式的人。现在在国内,个人创作的,供大众享用的,低成本的作品,在未来想靠版权维持生计,应该是痴心妄想了吧。文明不会停止进展,藏之名山,传至后世的作品大有所在。盗版大行其道,也不只是在中国大陆。美国人民在这方面才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哥呢,当年各种盗版英国文学作品,2磅的狄更斯的小说到了美国,不到一周,就直接盗版到4美分一本书,狄更斯跺脚急跳也赚不到自己的版权费哪。后来英国人民也不甘落后,盗版起美国文豪的书籍起来。。现如今,中国的书不管是书市、光碟、还是网络资源上,盗版都是广泛被人民群众接受的模式。。很无奈,也很现实。现代的年轻作家们,在有相当数量的粉丝的基础上,可以勉强维持版权生计,比如韩寒。 这一周实验室工作很多,天天11pm回家,早晨9am出发,到了周末,大睡了一觉,处理了生活杂事,就又到了让人难过的周日。 微信上有人推荐master of sex这部美剧,据说人物感情和思想的刻画特别出彩。看了5集,有点纠结看不下去。总体压抑的情感让人略略窒息,我非常不喜欢男主角Bill,尽管他学术出色,有医德,有个性,本性也算善良,可是他对自己的感情的处理方式,让我锤拳。女主角Virginia真是好姑娘, 在那样一个五六十年代,敢想敢做,充满自由与理想精神,并且愿意为了道德压抑自己的感情。最可怜的就是美丽优雅的Libby,得不到爱情,虚伪的婚姻,每次看到她被Bill欺负我都很难过。YSP说我入戏太深,不要带着个人情感看这种年代美剧,后面会更精彩。不知道,我是否还会看下去。 And,这是真的要开始每周写周记的节奏了么?!

Puerto Rico 7-day Trip 图文并茂版 波多黎各游记

大西洋的风,加勒比海的蓝 -谨以此文,献给波多黎各小伙伴,我的家人和朋友 踩着快化的雪快步走向候车间,推开被热气氤氲的玻璃门,只有六个座位,空间狭窄,大巴还要些许时候才到,在屋里或者门外,站着开始等待,闲聊着有关未来旅行的小细节,等待一次热情地拥抱热带的岛屿。 这就是我们的旅行的开始,在东兰辛村火车站。虽然因为大巴司机与一名美国女乘客产生了分歧延误了出发时间,大巴还是带着我们在夜色刚降之时驶往芝加哥。第一次坐Megabus前往芝加哥,五刀一张的票价你确实不能期望更多,没有水可喝,座椅也比较陈旧。幸好买了一些小零食,一路也算有点安慰。颠颠簸簸,睡睡醒醒,11点钟总算到了终点站。芝加哥的市区充满了圣诞气氛,叶子掉光的了树木,被装点上色彩缤纷的彩灯,也不显得那么萧瑟孤单了。好想拍一次圣诞夜景光斑哇,每次看到这些漂亮的灯饰就不禁心痒痒。转战地铁,前往机场,会有shuttle带我们去刚刚在大巴上订的酒店Radisson,小伙伴们华丽丽地决定不要在机场守夜啦。在机场找寻时,才发现原来Hilton就在机场里面,强烈推荐以后在芝加哥转机或者过夜的时候留宿Hilton,也省去等shuttle的精力了。 休整了一夜,精力倍增,再去机场候机,心情愉悦了一百个数量级,我亲爱的岛屿,再过8个小时就要降落在你身上,祈祷一切顺顺利利吧!Jetblue飞波多黎各比较划算,并且国内航班无一例外第一个行李check in是免费,还算够意思吧,毕竟出个远门还穿着羽绒服靴子的,箱子大点好。经过飞机除雪拖沓晚点起飞等等,走出登机口的时候袭来的热浪宣告了我们的成功抵达!Saisi迫不及待地换上了背心短裤,我们还不伦不类地穿着冬装拎着着羽绒服踢着雪地靴去取租的车。空气比密歇根潮湿的多,还带着丝丝海风的咸味,不过也可能是我们的汗味哈哈! by Yongle Pang 开上车,司机先生Peng就带着一车人开始了波多黎各探险之旅,课题No1就是“如何在PR开车”。到了Sheraton以后,check in,飞快洗澡,吃货们要发动第一顿啦!Yelp忠实地提供各路意见,我们最先选的就是附近极其好评的一家José Enrique。也不记得因为什么了,大家觉得离酒店很近,就要走路去,还是不想多交停车费,总之,最后六个人换上了清凉的夏装,踢踏着拖鞋,走到了圣胡安的街头。大概快步走了半个小时之久,路上没什么夜生活,也比较脏乱,颇有发展中国家的风范,很像国内某三线城市的马路边。事后回想,当时真是无知者无畏,饿疯了,就这么不管不顾冲上了陌生的街头,后来才知道,这一带其实一点不安全。。。这就是后话了,先不提也罢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W是沃尔玛,我们从住的Sheraton 走到了吃饭的地方178,经过了后来的hostel 666 当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餐馆门口,发现还有好多人在排队,waiter善意提醒我们不要等了,可能刚等到他们就要关门了。没办法,只好在附近逛逛,随便选了一家,心里想着“我还会回来的”。Tasca El Pescador, yelp上有3星半。店小,风格随意,不过服务员态度很好,我们看了菜单各种抓瞎,在google image一番之后,就选了看起来好吃的几样。其他两位小伙伴和我一样,点了Sangria,Peng点了飞机上邻座老爷爷推荐的Cuba Libre (急支糖浆口味),另外俩姑娘点了水,结果是瓶装水。发展中国家又一特征显露:餐厅喝水都要钱。大家就举杯庆贺安全到达波多黎各,期冀明天开始的旅程。 开始了每天海鲜的节奏,墨鱼饭,海鲜汤seafood gumbo味道超赞 吃过饭,就去刚才路上经过的Walmart购买第二天的早饭和各大攻略耳提面命的防蚊水,后来的一周,为了保证食物的新鲜,去Walmat采购面包、肉片、苹果、小黄瓜几乎成了每天的必备,简直就像是在过家家,超市大婶都快记住我们6张特别的亚洲面孔了。因为最后一天住的青年旅社神奇般地也坐落在这个街区,那条路走地多了,对哪里有狗屎,哪里有臭垃圾,哪里有凶悍的狼狗,哪里有站街prostitute, 涂鸦都了解了。。最喜欢的一幅涂鸦,没拍下来,是一排高压电装置,作者描绘了色彩斑斓的警示图,真是比 high voltage, danger 好看实用多了!就是好奇作者画的时候是不是让人家把电闸先给关了。。。 这家Sheraton的房间感觉还可以,就是有这种四星密集型酒店的通病:稍微略拥挤。不过一个房间住三个人还是足够了的,我们三个姑娘,就排列组合地合睡,我睡觉不是特别老实,queen size就舒服点,double的话就拘谨点,不过已然感谢上苍,让我们bid到了便宜的四星酒店。跑到男生寝室和他们商量确定了一下明天玩啥吃啥,就昏沉沉睡去。 [Dec 18] Old San Juan 登堡垒,Bacardi酒厂人沉醉 今天的计划是去两个堡垒Castillo de San Cristobal,以及Castillo San Felipe … Continue reading

Puerto Rico 7-day trip 文字先行版 波多黎各游记

大西洋的风,加勒比海的蓝 -谨以此文,献给波多黎各小伙伴,我的家人和朋友 踩着快化的雪快步走向候车间,推开被热气氤氲的玻璃门,只有六个座位,空间狭窄,大巴还要些许时候才到,在屋里或者门外,站着开始等待,闲聊着有关未来旅行的小细节,等待一次热情地拥抱热带的岛屿。 这就是我们的旅行的开始,在东兰辛村火车站。虽然因为大巴司机与一名美国女乘客产生了分歧延误了出发时间,大巴还是带着我们在夜色刚降之时驶往芝加哥。第一次坐Megabus前往芝加哥,五刀一张的票价你确实不能期望更多,没有水可喝,座椅也比较陈旧。幸好买了一些小零食,一路也算有点安慰。颠颠簸簸,睡睡醒醒,11点钟总算到了终点站。芝加哥的市区充满了圣诞气氛,叶子掉光的了树木,被装点上色彩缤纷的彩灯,也不显得那么萧瑟孤单了。好想拍一次圣诞夜景光斑哇,每次看到这些漂亮的灯饰就不禁心痒痒。转战地铁,前往机场,会有shuttle带我们去刚刚在大巴上订的酒店Radisson,小伙伴们华丽丽地决定不要在机场守夜啦。在机场找寻时,才发现原来Hilton就在机场里面,强烈推荐以后在芝加哥转机或者过夜的时候留宿Hilton,也省去等shuttle的精力了。 休整了一夜,精力倍增,再去机场候机,心情愉悦了一百个数量级,我亲爱的岛屿,再过8个小时就要降落在你身上,祈祷一切顺顺利利吧!Jetblue飞波多黎各比较划算,并且国内航班无一例外第一个行李check in是免费,还算够意思吧,毕竟出个远门还穿着羽绒服靴子的,箱子大点好。经过飞机除雪拖沓晚点起飞等等,走出登机口的时候袭来的热浪宣告了我们的成功抵达!Saisi迫不及待地换上了背心短裤,我们还不伦不类地穿着冬装拎着着羽绒服踢着雪地靴去取租的车。空气比密歇根潮湿的多,还带着丝丝海风的咸味,不过也可能是我们的汗味哈哈! 开上车,司机先生Peng就带着一车人开始了波多黎各探险之旅,课题No1就是“如何在PR开车”。到了Sheraton以后,check in,飞快洗澡,吃货们要发动第一顿啦!Yelp忠实地提供各路意见,我们最先选的就是附近极其好评的一家José Enrique。也不记得因为什么了,大家觉得离酒店很近,就要走路去,还是不想多交停车费,总之,最后六个人换上了清凉的夏装,踢踏着拖鞋,走到了圣胡安的街头。大概快步走了半个小时之久,路上没什么夜生活,也比较脏乱,颇有发展中国家的风范,很像国内某三线城市的马路边。事后回想,当时真是无知者无畏,饿疯了,就这么不管不顾冲上了陌生的街头,后来才知道,这一带其实一点不安全。。。这就是后话了,先不提也罢。当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餐馆门口,发现还有好多人在排队,waiter善意提醒我们不要等了,可能刚等到他们就要关门了。没办法,只好在附近逛逛,随便选了一家,心里想着“我还会回来的”。Tasca El Pescador, yelp上有3星半。店小,风格随意,不过服务员态度很好,我们看了菜单各种抓瞎,在google image一番之后,就选了看起来好吃的几样。其他两位小伙伴和我一样,点了Sangria,Peng点了飞机上邻座老爷爷推荐的Cuba Libre (急支糖浆口味),另外俩姑娘点了水,结果是瓶装水。发展中国家又一特征显露:餐厅喝水都要钱。大家就举杯庆贺安全到达波多黎各,期冀明天开始的旅程。 吃过饭,就去刚才路上经过的Walmart购买第二天的早饭和各大攻略耳提面命的防蚊水,后来的一周,为了保证食物的新鲜,去Walmat采购面包、肉片、苹果、小黄瓜几乎成了每天的必备,简直就像是在过家家,超市大婶都快记住我们6张特别的亚洲面孔了。因为最后一天住的青年旅社神奇般地也坐落在这个街区,那条路走地多了,对哪里有狗屎,哪里有臭垃圾,哪里有凶悍的狼狗,哪里有站街prostitute, 涂鸦都了解了。。最喜欢的一幅涂鸦,没拍下来,是一排高压电装置,作者描绘了色彩斑斓的警示图,真是比 high voltage, danger 好看实用多了!就是好奇作者画的时候是不是让人家把电闸先给关了。。。 这家Sheraton的房间感觉还可以,就是有这种四星密集型酒店的通病:稍微略拥挤。不过一个房间住三个人还是足够了的,我们三个姑娘,就排列组合地合睡,我睡觉不是特别老实,queen size就舒服点,double的话就拘谨点,不过已然感谢上苍,让我们bid到了便宜的四星酒店。跑到男生寝室和他们商量确定了一下明天玩啥吃啥,就昏沉沉睡去。 [Dec 18] Old San Juan 登堡垒,Bacardi酒厂人沉醉 今天的计划是去两个堡垒Castillo de San Cristobal,以及Castillo San Felipe del Morro,中午吃波多黎各本帮菜Cafe Puerto Rico,下午搭渡轮去对岸的酒厂Casa Bacardi,晚上吃墨西哥菜Tijuana’s bar & grill. Peng开着白色minivan在波多黎各市区穿行,我们还在适应诡异的道路设施中,开到景点区的时候,开车和找停车场都成了难题,虽然看着地图,因为语言不通还是不停地错过我们要找的东西,丘陵地形陡坡很多,路边排满了街趴,拥挤的道路开的人心惊肉跳。在手机上装了一个Spanish-English翻译器,后来帮助不小。绕了不知道几圈之后,总算找到了visitor center附件的一个停车楼,价格适中。一天的暴走正式开始。 双脚刚踏上漂亮的青石板路,阵雨就飘走了,天空变得蔚蓝。据说青石板是从西班牙运来,因为当年船只把金块从这里运到西班牙后,需要压舱的重物替换才能返回。广场上游人稀稀落落,胖胖的鸽子悠然自得。广场正中有Christobal Colon的雕像,被鸽子围绕着,这是西班牙文,英文就是咱们都知道的探险家Christopher Columbus,底部是一个阶梯搭建的流水瀑布。波多黎各人民纪念哥伦布两次率领船队来加勒比海,发现了包括波多黎各在内的五个群岛,开垦了这片土地。古城的早晨刚刚开始,鸽子和彩色房子的组合吸引大家一起拍照。 离visitor center比较近,古城东大门旁边的是第一个城堡 San Cristobal。这个要塞是为了保护古城不受陆地方向来的攻击。建筑年代比El Morro晚了200年,也似乎没有Morro有名,不过我们难掩兴奋好奇之情,在这里停留了很久。上上下下,有如迷宫。一开始大家还踊跃地爬上炮台,正陶醉地看着城市远景和停泊的巨型cruise时,帅哥保安开始对我们挥手赶我们下去,鉴于他在遥远的草地,我们决定无视他,再看一会儿。谁知道没几分钟,帅哥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脚下,对我大吼,快点下来吧姑奶奶。卖萌虽然可耻,此时却必不可少,我立马萌笑说:I am getting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s by date

January 2014
M T W T F S S
« Dec    
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